• 位置: 創業第一步網 >> 創業指南 >> 創業故事 >> 創業教訓 >> 正文

    雷士照明吳長江:三次被資本方趕出來的企業家,還被判入獄14年

    更新時間:2017-3-6  作者:投資界-/創業財經匯摩… 文章來源:創業第一步網 
    文章導讀:吳長江從來沒有想過最后會倒在一手創立的基業上,他也成為了中國民營企業史上唯一一位三次被資本方趕出來的企業家。一代梟雄,行業霸主,落魄到這般光景,是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還是這個江湖真容不得吳長江?

      2016年12月21日,廣東省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挪用資金、職務侵占罪判處雷士照明(中國)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吳長江有期徒刑14年。

      至此,轟動一時的雷士照明案,以令人扼腕的結局宣布告一段落。誰能想到,昔日中國照明界的大佬,最后竟落得如此結局,前半生風光無限,后半生卻只能在監獄里消弭時光。

      誠然,雷士照明的燈光能射向未來,卻無法照清吳長江腳下的路。企業家遭遇逼宮并不新鮮,特別是近十年隨著投資人力量崛起,創始人與資本的博弈常有發生,但吳長江的劫數仍是典型樣本:聯合創始人與他割袍斷義,投資者與他反目成仇,曾經一拍即合的兄弟與他對簿公堂,一直力挺他的經銷商也在利益抉擇中搖擺。吳長江的每次發狠都意在扼住雷士,可雷士卻仍如流沙逝于掌心,最終都化作虛無。

      吳長江從來沒有想過最后會倒在一手創立的基業上,他也成為了中國民營企業史上唯一一位三次被資本方趕出來的企業家。一代梟雄,行業霸主,落魄到這般光景,是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還是這個江湖真容不得吳長江?

      放棄處長職位

      南下當工廠保安

      1965年,吳長江出生在重慶銅梁農村。1985年,由于高考發揮失常,這位四川省優秀學生干部,與心儀的清華大學失之交臂,被西北工業大學錄取,成為村子方圓幾十里內的第一個大學生。畢業后吳長江被分配到陜西漢中航空公司,有了一份令人羨慕的工作。1992年,就在即將被提拔為副處長的前夕,但他卻在此時,制造了一個爆炸性新聞:他要辭職,南下打工。有朋友勸他停薪留職,干得不好日后還能回來,但吳長江卻義無反顧地切斷了自己的后路。

      初到廣州的吳長江四處碰壁,結伴而來的大學校友頂不住壓力選擇放棄,但吳長江卻不信這個邪。他開始放下身段,在一家臺資企業做保安。但他知道,這絕不是自己南下的追求。四五個月后,他來到番禺,進入一家港資燈飾企業打工。幾經磨煉,他總結出“老板定律”:首先要能吃苦;其次是膽子大,有風險意識;第三是具有商業意識。他發現自己以上條件都具備,另外,自己讀的書比許多老板多得多。

      10個月后的一天,吳長江的存折上有了1.5萬元。他徑直來到老板面前,告訴他自己要辭職辦廠。

      1994年,總資本10萬元、股東6人的惠州明輝電器公司成立了,由吳長江全面負責。

      公司的第一張訂單讓吳長江記憶猶新。一個香港客商要2萬只變壓器,要求兩周內交貨。熟悉這一行的都清楚,單是開一個模具就要1個月,但吳長江毫不猶豫地接了單。一周時間畫圖、開模,10多人連續干了幾個通宵,最終交了訂單。這筆生意賺了20多萬元。這一年,6個股東每人分了3.8萬元。

      7年

      銷售額超過了8億元

      成為國內第一

      3年后,吳長江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和高中兩個同學湊了100萬,創立雷士照明有限公司,吳長江出資45萬,占股45%,同學合計占股55%,這也為日后兄弟內斗的炸藥桶埋下了引線。

      剛開始,“渠道、誠信、品牌”是“雷士”亟待攻克的三大難題。可吳長江首先解決的卻是企業發展的戰略目標。“先定目標,再建工廠,營銷未動,戰略先行”——這是“雷士”創立之初談及最多的16個字,也是“雷士”一貫的作法。

      2000年,一批已經賣出的價值200多萬元的產品發現了質量問題。是召回產品還是夾著皮包走人?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吳長江選擇了迄今為止最為重要的決策:召回全部問題產品。有職工提出把雷士商標抹去后再銷售,被他斷然否決。“雷士”以凈損失200多萬元的代價,創立了在照明行業率先實行的產品召回制度,從而贏得了市場信譽。當年年底,“雷士”的銷售額達到了7000萬元。

      銷售額在不斷地增長,吳長江又決定在行業內第一個推行專賣店模式。“雷士剛起步,產品連半壁墻壁都擺不滿,開什么專賣店?”很多人不理解。但吳長江堅持了自己的想法。渠道爆發的能量是驚人的,2003年,3億,2004年,6億,企業開始爆炸式地增長。

      到2005年,“雷士”銷售額超過了8億元,成為國內最大的燈具企業。

      分紅不均

      兄弟內斗,被趕出局

      從2002年開始,雷士照明已經進入高速發展,每年有幾千萬的利潤,三個合伙人之間卻開始產生了矛盾。分紅的時候[創業網:www.xbpf.tw/],吳長江分紅多了,另外兩人心里不舒服,要三個人一樣,吳同意了,進行股權調整,三人股權變成均等,都是33.3%。“不想因為這個影響兄弟感情。”后來三個人的分紅、工資全部一樣,吳長江沒多拿一分錢。

      有時候吳長江也會覺得委屈,公司剛辦的時候,他弟弟也在公司,弟弟跟股東鬧矛盾,為了維持跟股東的關系,他讓弟弟離開了公司,好幾年弟弟都不跟自己說話。

      一味地忍讓,解決不了兄弟之間想嫌隙,該爆發的始終會爆發。2005年,因為公司繼續壯大發展,還是擴大分紅的問題,三個人鬧掰了。另外兩人行使投票,要吳長江拿8000萬徹底退出“雷士”。

      然而,就在吳長江簽訂協議退出后的第3天,事情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全國各地200多個供應商和經銷商,還有公司的中高層干部,集體反水逼宮,趕走兩位合伙人,迎立吳長江。

      合伙人退出,要拿走1.6億股權轉讓金,公司一時間很難湊齊,兩位曾經的公司開業元勛把“雷士”告上法庭,要求凍結賬目,徹底核查賠償。一時間“雷士”資金鏈緊張,危在旦夕。

      飲鴆止渴

      拿錢救命

      卻引入豺狼 

      雖然從杜、胡手中拿回了雷士100%的股權,吳長江卻如履薄冰。按照三方約定,吳向兩位創始人首付1億元,并要在2006年6月30日前付清另外6000萬,否則對方將有權利拍賣雷士的品牌及公司資產。當年的義氣和自負欠下的賬,如今的對價變成了1.6億元。這時,找錢成了吳長江頭頂唯一的關鍵詞。

      于是,資金掮客們開始在吳長江生命中陸續登臺。急于融資的吳長江求助過柳傳志,甚至借過5分利的高利貸。彼時吳長江已在債臺高筑中苦不堪言,而雷士歷史上兩位精明的投資人——賽富基金(當時名為軟銀賽富)的閻焱,亞盛投資公司總裁毛區健麗,就在此時攜手登場了。

      毛區健麗的一重身份是吳長江的財務顧問,閻焱與吳長江的合作意向即是由毛牽線,對于毛區健麗來說,若是聯想成為戰略投資者,千萬元的財務顧問費用無從談起。于是兩方心照不宣的告訴尚在印度出差的吳長江,閻焱是他最靠譜的選擇。

      2006年,閻焱與吳長江商量融資價格,按照雷士2005年的5000余萬的利潤,開出了8.8倍市盈率、超4億元的估值。一個月后,當閻焱把正式的協議擺在他面前時,吳長江卻傻眼了。閻焱2200萬美元的投資額,卻要占雷士35.71%的股權。按照吳長江的計算,既然融資前公司估值超4億元,那么2200萬美元的投資占股不會超過30%。閻焱告訴吳長江,超4億元的估值是按照post-money,即投資后估值計算的,這是國際慣例。

      聽完閻焱的解釋,吳長江拍案而起:“按照這個強盜邏輯,如果你投資雷士4億元,我的股權就為0了嗎?”

      但吳長江最終還是答應了,又是所謂的“義氣”讓他選擇暫時咽下這口窩囊氣:“西方契約,講的是白紙黑字,中國契約,講的是口頭說了就算數,就是‘君子協定’。”

      在隨后組成的公司董事會中,閻焱控制三席,吳長江只控制兩席,吳長江想做的事,只要閻焱不允,都無法繼續。這讓吳長江極為被動,只能屢次以個人名義實施自己的商業藍圖,這有幾分類似他當年與杜、胡合作時在雷士外另立山頭。

      吳長江并不是沒有反抗過,2008年,吳長江以“優化公司股權結構”為由引入高盛,高盛向雷士投入3655萬美元,買進9.39%的股份。不愿稀釋股權的閻焱果斷跟進1000萬美元投資,軟銀賽富總持股比例達到30.73%。手中無糧的吳長江卻無力跟投,于是他的股份遭進一步攤薄,降到29.33%。閻焱自此坐鎮雷士第一大股東。

      吳長江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心中又氣又恨,坐穩了第一大股東的閻焱卻不斷撥弄吳長江敏感的神經,不時話里話外地“敲打”他,自己才是公司的大股東,雷士董事長、CEO的位置都是自己讓吳長江坐穩的。

      情勢進一步惡化。2010年5月,雷士照明在香港上市,雖然高盛和賽富的股份均有稀釋,但閻焱老大、吳長江次之的格局不變。

    [1] [2] 下一頁

      微信搜索公眾號[cyw993],關注[創魚網],了解更多創業信息!

      雷士照明吳長江:三次被資本方趕出來的企業家,還被判入獄14年
      網址: http://www.xbpf.tw/Article/Article_41693.html

    相關推薦:
    熱門圖文:
    (關注:)
    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