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位置: 創業第一步網 >> 創業指南 >> 創業故事 >> 創業教訓 >> 正文

    雷厚義:悟空單車倒閉,告訴小公司不要追風口

    更新時間:2017-6-20  作者:微信/予鄗 文章來源:創業第一步網 
    文章導讀:小公司還是適合小切口,形成獨特價值。就像我們做共享單車,搞到最后連被收購的價值都沒有。我們也去找過ofo,希望被并購,但他們沒意向。

       楚天金報訊 

      群雄逐鹿的共享單車市場,飄來一朵烏云——6月13日,重慶一家名為“悟空單車”的共享單車公司宣布停止運營。這讓它成為行業首家徹底退出的企業。

    圖為:雷厚義

      為了這個風口,悟空單車創始人雷厚義搭進去300多萬元,一千多輛單車也不見蹤影。雷厚義是怎么被卷入這個風口的?有哪些心路歷程?又有哪些血淋淋的教訓?

      北大保安試水共享單車

      和當下共享單車巨頭之一ofo的創始人戴威一樣,雷厚義也是90后,生于1991年,但相較于年齡,他的經歷可謂十分豐富。

      2011年,雷厚義考上大連大學機械設計專業,但只念了一年就退學了,“對專業不感興趣,想轉專業又不被批準,再加上自己想成就一番事業,就退學了”。此后,他來到北京大學,白天旁聽,晚上做保安。“聽了很多課,MBA、心理學、文學、物理都聽。雖然不是很專,但對我的思維方式、心態格局改變很大。”

      接下來的時間里,雷厚義輾轉深圳、北京、四川,賣過房、賣過電腦,還在親戚的工廠幫過忙。2014年年初,他開始琢磨創業,最初想涉足社區O2O,但沒有成功,此后他開始學習iOS開發。“我是屬于沒有天賦的,每天去得最早,走得最晚,凌晨3點還在肯德基學代碼。”此后雷厚義先后在P2P平臺、二手物品交易網站工作。

      2015年他回到重慶,在互聯網金融領域創業。前期進展并不順利,直到2016年他們轉型互聯網流量分發,生意才逐漸有了起色。但流量分發也存在問題,拿不到用戶數據,無黏性,基本盤不穩定,頂多做一兩年時間。2016年,雷厚義在網上看到ofo的報道,覺得這是剛需,正好解決了三公里內出行的需求。此前,他曾因項目資金鏈斷裂沒錢打車,經常步行跑業務,飽受效率低下、浪費時間之苦。

      于是,他也啟動了自己的共享單車項目。雷厚義回憶:“啟動前,有人勸我說,摩拜和ofo的風頭正勁,你做成的概率很小。還有人建議我做垂直領域,比如山地自行車或者景區單車。但我喜歡賭,而且只賭大的。我自認為,既然能讓一個公司起死回生,就有能力做好共享單車。”

      “不走尋常路”布局山城

      公開資料顯示,悟空單車屬于重慶戰國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這是一家專注于自行車方向的互聯網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冊資本10萬元人民幣。

      彼時,共享單車行業的融資極為瘋狂,摩拜和ofo斗得難分難解。而“在戰場上”的雷厚義“沒時間去考慮這些,能想到的就是盡快投放,拿到一張‘門票’。”

      2016年12月9日,他們開始做APP,只用20天就完成了開發。今年1月5日,首批兩百輛悟空單車試水投放重慶街頭,每輛車加運費大約250元,總花費5萬元左右。

      為何選擇重慶?雷厚義坦言:“重慶是山城,大家認為不適合做共享單車。如果我們做的話,就很具傳播點。二是重慶是我們的大本營,戰略意義大于實際意義,總不至于連大本營都不投放車輛。”

      第一批單車運行之初,雷厚義曾對媒體表達豪邁決心:悟空單車投入市場后,將以500輛/天的速度在幾天內完成布局,并逐步擴大覆蓋范圍,最終預計擁有10萬輛悟空小紅車,全面覆蓋重慶城區。除了深耕本土重慶及周邊區縣,悟空單車還將進入全國各大城市,在全國334座城市設立超過10000個共享單車站點。同時,悟空單車尋找城市合伙人投資單車,享車輛利潤分紅,計劃在年內投放超過100萬輛單車。

      當時,悟空單車主要投放在大學城和白領聚集的寫字樓,但不是封閉環境,投放不久就分散了。加上悟空單車用的是機械鎖,到后來車干脆不見蹤影。雷厚義說:“我們也開車去找,把車調配到人流量大的地方,但沒用,第二天又散開了。這樣反復幾次,人工搬運維持了兩周時間,發現效率太低,干脆放棄,打算下一批單車全部換上智能鎖。”

      2月底,他們向天津一家廠家下了一萬輛單車的訂單,交了30%的定金。這批車成本高出許多,每輛約750元,再加上鎖和物流成本,總計800萬元左右。

      黯然退市“只當做公益”

      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

      悟空單車投放不久,ofo小黃車就宣布投放重慶大學城。雷厚義開始直面共享單車市場最強大的對手之一。

      更多打擊接踵而來。

      一是合伙人模式失敗。一直以來,悟空單車提出“合伙人模式”來盈利,但合作人不僅少,而且基本都是小公司和小商家,真正投進來的資金不到60萬。

      二是融資問題。雷厚義說,對“悟空”而言,沒有得到融資就意味著沒錢大規模地購買單車,公司2月底的萬輛訂單,實際上只拿到1000輛單車,定金也打了水漂。加上共享單車競爭激烈,“悟空”后期的用戶減少,從而退押金的用戶也多,根本運轉不下來。

      三是供應鏈和人才問題。雷厚義坦言,悟空單車的企業供應鏈沒有形成體系,而且無論是從管理還是人才方面,都無法與全國性的共享單車品牌相提并論。

      為了能保持公司運轉,雷厚義把自己創業積累的幾百萬資金全部投了上去。直到4月中旬,他判斷:這件事情做不成。擔心引起動蕩,悟空單車仍然一直運營,直到6月把合伙人的錢還完后,才在13日發布停止運營的通告。

      雷厚義說:“悟空單車前后運營的四個月里,累積一萬多用戶,最高的時候,每天活躍用戶達兩三千。起初用戶也付費,收了四五萬元,后來就免費騎了。截至項目關閉,我們總計虧損300萬左右。我們投放了一千多輛,最后只找回幾十輛車。我們也沒有再去找,項目都停了,找回來干嗎,就當做公益了。”

      失敗感悟:

      小公司不要追風口

      雷厚義說,這次創業經歷給了自己幾個血淋淋的教訓。

      第一,不要去追風口,追了也沒用,小公司追不到。風口是等出來的。

      第二,項目一定要能盈利。共享單車短時間內一定虧損,但你做一個項目,無論是拿投資也好,還是自己出錢,從模型上一定要跑得通,這很重要。

      第三,你要有相應基因。比如做共享單車,你要有供應鏈的人加入,否則自己去搞,問題非常大。

      第四,小公司還是適合小切口,形成獨特價值。就像我們做共享單車,搞到最后連被收購的價值都沒有。我們也去找過ofo,希望被并購,但他們沒意向。你建了個碉堡,人家打不下來,才可能花錢并購你。人家如果打得下來,還并購你干嗎?或者,這個行業發展迅速,老大老二勢均力敵,你的選擇成了決定性力量,這才有被收購的價值。但現在看來,兩者都不沾。

      愿賭服輸,人要向前看。

      ■延伸閱讀

      單車大戰下半場:抱團取暖 大浪淘沙

      悟空單車黯然退市,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6月16日,摩拜宣布完成超過6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創下共享單車行業誕生以來的單筆融資最高紀錄。ofo小黃車目前總融資金額達40億元,正以30億美元的估值尋求5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

      誰都無法否認,共享單車實在太火了。短短一年多,幾十家共享單車公司推出黃、紅、藍、綠、金等多種顏色的單車,遍布各大城市街頭巷尾。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共享單車運營企業已有30多家,累計投放超1000萬輛,注冊用戶超1億人次,累計服務超10億人次……

      重慶工商大學經濟學教授易淼認為,雖然共享單車是體現共享經濟理念的新業態,但是依舊要受到市場經濟規律的支配。

      從前幾年的團購網站、網約車、外賣等大戰來看,瘋狂燒錢之后,大部分企業會被并購或者倒下,最后形成幾家獨大的局面。悟空單車的倒下可能只是個開始。隨著各地陸續加強監管,共享單車大戰的下半場,將會迎來“抱團取暖”和“大浪淘沙”的局面。那些規模小、品牌弱、不計后果擴張、盲目燒錢的共享單車,很有可能會被政策及市場陸續淘汰。

      微信搜索公眾號[cyw993],關注[創魚網],了解更多創業信息!

      雷厚義:悟空單車倒閉,告訴小公司不要追風口
      網址: http://www.xbpf.tw/Article/Article_42595.html

    相關推薦:
    熱門圖文:
    (關注:)
    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