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位置: 創業第一步網 >> 創業指南 >> 創業雜談 >> 行業分析 >> 正文

    低門檻的抓娃娃機會是一個賺錢好生意嗎?

    更新時間:2018/10/9  作者:智富時代/周春林 文章來源:創業第一步網 
    文章導讀:娃娃機擁有一套健康的財務模型,但過度的分散經營,讓它注定僅僅只是一個好生意,不會有資本把錢直接投向娃娃機的運營商,盡管流量都是從他們這里來的。

      原本只是在電玩城里當“配角”的娃娃機,突然集體“外逃”了。它們充斥在電影院邊上、童裝或餐廳區域的過道上、精品超市門口等角落,羅列成一整排,少則三五臺,多則幾十臺,成為標配。

      李先生在重慶經營著娃娃機生意。從2017年初,他一直想方設法找門路,盡可能把自己的娃娃機投放到重慶各大商場。

      2018年開始,李先生突然發現身邊的競爭者變多了。新款娃娃機層出不窮,在萬達大玩家就有軌道娃娃機,用戶可以坐在娃娃機上,一邊在軌道上行駛,一邊抓娃娃;還有體感娃娃機,能夠讓用戶通過手勢控制娃娃機的爪子,“隔空”抓娃娃。

      低門檻的生意,參與者無限,位置資源卻有限……

      野蠻生長

      沒有人能準確說出全國有多少臺娃娃機。網絡流傳是200萬臺,這還只是從前,而這個數字以每年40萬臺的速度遞增。大家將在越來越多地方遇見它們,機場大廳、電影院門口、餐廳、精品超市,甚至地鐵站。

      根據《游藝風》的數據,中國大陸娃娃機的存量在 150-200 萬臺,也有業內人士認為實際數據遠未達到,應該在 100 萬臺以內。而在日本,娃娃機遍布大街小巷,不僅是娛樂設備,也是動漫衍生品銷售渠道,據估計包括娃娃機在內的禮品機有超過 500 萬臺。和日本相比,我國娃娃機還有較大的增量空間。而財務模型我們在上一篇文章里講過,位置不錯的情況下,單臺娃娃機的回本周期在數月到一年之間。

      樂關注智能娃娃機創始人張得本說娃娃機的出貨量在2017年增長了3倍。在阿里巴巴一家銷售娃娃機的富樂佳動漫工廠,出貨量也比往年上漲30%左右,賣得最好的七彩娃娃機,很多客戶一次性就買5臺。英倫風娃娃機最受市場歡迎,超過24%的購買者都是老客戶。

      在國內,能組裝娃娃機的廠商有幾千家,它們大多分布在廣州番禺和深圳寶安周邊的小鎮。盡管富樂佳位居阿里巴巴銷量排名前列,不過只是每月幾百臺與幾十臺的差距。而從富樂佳所在的富源工業城向西望去,是京港粵高速川流不息的貨車,再往西幾公里就是深圳寶安機場,每月從這里發往全國的娃娃機數以萬計。

      而像李先生這樣經營娃娃機生意的檔主,已經在短時間內就把近百臺娃娃機送進重慶大大小小的商場。他相信這是一場速度戰,市場會快速飽和。這種競速感,促使他將目標下沉到三四線城市,他已經決定去無錫、包頭等地拓展生意。

      好看的財務模型

      在這場娃娃機速度戰中,陳耿豪體會到的是與李先生完全不同的味道。

      2015年10月,陳耿豪創辦“樂搖搖”,專門為包括娃娃機在內的各類娛樂設施提供移動支付功能。這家初始投資10萬元的公司,通過給娛樂設備裝上移動支付的SAAS盒子,很快就覆蓋了3萬臺娛樂設備。

      3萬臺看上去雖不多,但“樂搖搖”已經完成4輪融資,累計融資額近6000萬元。據統計,實現移動支付后的娃娃機能增加28%的收入。

      其實資本看中的不是3萬臺的數量,也不是28%的收入,而是線下流量的聚合。裝上盒子后的娛樂設備,就像升級到2.0版,除了游戲幣和現金,也可以接受掃碼付費。在支付寶、微信才是假幣最大敵人的年代,付費掃碼就是線下流量入口。

      用戶關注一個廣告主的微信公眾號,即可免費抓一次娃娃,“樂搖搖”則按用戶數向廣告主收費。這樣的娛樂設施,在線下不少,比如免費照片打印機。

      2018年2月,“樂搖搖”已經安裝機器3萬臺,單日公眾號獲取用戶突破30萬人,2017年第一季度就簽訂合同幾千萬元,每天有20萬元左右的廣告收入。

      20萬元,這也是一個擁有5臺娃娃機的小老板一年的收入。一個娃娃機老板一般擁有數臺娃娃機,大家默認的門檻是5臺。一臺娃娃機的平均營收水平,是每天100元左右。如果機器在位置特別好的地方,可能達到上千元。

      而娃娃機的購買成本并不高,淘寶上千元左右就能買到,加上各種配套設施和運維費用,五臺娃娃機的直接成本不到10萬元,半年時間就能收回成本,到年底就有10萬元的利潤。

      更“人性”的銷售模式

      娃娃機是另一種公仔娃娃的銷售模式,如同智能售賣機之于傳統零售店、自助果汁機之于傳統果汁店,娃娃機和友寶、天使之橙一樣,重構了這件生意的成本結構。

      傳統零售居高不下的成本來自于三部分:店鋪成本、人力成本和流通成本。無人化的自助經營、幾平方米的小角落,通過智能終端售賣至少解決了其中兩件成本。

      但友寶、天使之橙無法解決的問題是,前者售賣的零食與飲料過于微利,必須要有足夠的規模才能填補龐大的運維成本,后者除了運維成本,還要涉及商品流通過程中的高損耗率。

      而平均成本不過5~10元,幾乎沒有損耗和運維可言的毛絨娃娃,讓商品流通成本也降到了極致,沒有規模化門檻的限制,幾臺娃娃機就能構建起一條健康的資金流。更重要的是,比起一手投幣(掃碼)一手交貨的其它智能終端,娃娃機帶來了全新的銷售體驗。

      單個娃娃的價格是隨機的,也許你只需投入一元硬幣就能抱走一個價值十幾元的娃娃,但通過那個隱藏在娃娃機里的主板芯片,娃娃機運營者可以控制所有娃娃的平均成本。

      好的娃娃機,使用的大多是來自臺灣冠興的主板。普通主板的抓力,在抓物的過程中是恒定不變的,給顧客的感覺太假。而冠興主板的爪力,在抓物的過程中可以分段變化,這樣的結果給顧客的感覺更加逼真。

      這是對人性的計算:

      你投入硬幣或掃下二維碼,移動搖桿看準方位,拍下按鈕,抓手抓住了你想要的皮卡丘或熊本熊,然而夾起來不到兩秒,可愛的玩偶從松松垮垮的抓手中驟然墜落,心情瞬間從期待變成失落。因為不想在女朋友面前丟臉,你不甘心,又再來了一次……

      難以匯聚的流量小河

      娃娃機擁有一套健康的財務模型,但過度的分散經營,讓它注定僅僅只是一個好生意,不會有資本把錢直接投向娃娃機的運營商,盡管流量都是從他們這里來的。

      有人把娃娃機當成線下流量的入口,說娃娃機如何為商場、影院導流的故事。還說娃娃機是一個招財貓,用娃娃機引來的人進入其他場景消費。

      事實是,娃娃機本來是給商場和影院用戶殺時間用的,現在卻被本末倒置了。也許有人會試一試海底撈候餐區的娃娃機,但為了玩娃娃機去吃一頓火鍋、看一場電影、逛一次街?大家不能因為用戶先玩娃娃機后吃火鍋,就把吃火鍋看作玩娃娃機的結果。

      娃娃機不會是流量入口,填滿碎片時間的行為往往是零散、即時的需求,它是整塊時間中的填充物而非引導者。只有像電影院這樣消耗整塊時間、目的性也極強的需求,才有可能成為其它場景的流量入口。

      也許娃娃機可以作為一個好的廣告平臺,這種新的銷售體驗可以順利地延展到商品展示、新品推廣上去,最不濟還能做一個廣告發布的機器。

      200萬臺分布在線下的娃娃機,本應該是現象級的流量入口。但如果沒有“樂搖搖”這樣變相的流量整合者,或者等待市場跳出幾個寡頭,沒人能享受到數百萬臺娃娃機的集聚效應。

      所以碎片需求可以是一門好生意,但想成為好商業模式的關鍵,是如何化零為整。誰能成為娃娃機市場的巨頭?

      也許永遠不會有答案。

      相關新聞:

      繼共享單車后:共享抓娃娃網上爆火

      現在的共享經濟真的是太火爆了,這也為線上抓娃娃、在線答題等創業項目,提供了大肆擴張的條件。

      目前線上抓娃娃行業已經成為了香餑餑,投資人瘋狂擠進,頗有當年共享單車發展的意思,不過在同行人看來,這是一個門檻過低、同質化嚴重,重度依賴平臺流量的市場。

      據新浪科技報道稱,線上抓娃娃是賺錢,但沒有競爭壁壘和差異化,制作娃娃機、購買一些娃娃都很簡單。線上抓娃娃還是適合映客這類自有流量平臺,切進這塊業務,流量就會很大。

      線上抓娃娃之所以能在國內大火,主要原因是用戶群體龐大,老少皆宜,但核心人群是消費能力較強的年輕女性,商業模式也較為容易向其他方向延伸。目前,一家接入50臺抓娃娃機器的公司,每月能帶來了超300萬的流水,毛利率能達到60%以上。

      業內人士強調,入局線上抓娃娃領域的主要以大型直播平臺和獨立App為主,自身就有流量或運營的優勢,直接將流量變現。另外,因為娃娃機本質是線下游戲線上化,是IoT的一種落地場景,很多抓娃娃硬件制造方也會尋求更多的變現可能。

      其實娃娃機跟老虎機運行原理一樣,后臺可以設置程序。這個設計原理非常簡單,與游戲幣價值和一個玩偶價值之間的比例有關系。所以能不能抓到娃娃,全憑商家的心情。

      微信搜索公眾號[cyw993],關注[創魚網],了解更多創業信息!

      低門檻的抓娃娃機會是一個賺錢好生意嗎?
      網址: http://www.xbpf.tw/Article/Article_46328.html

    相關推薦:
    熱門圖文:
    (關注:)
    11选五